败血症传染吗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匈牙利赛麦尔维斯医生之死 [复制链接]

1#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优惠活动 http://weifang.dzwww.com/cj/201711/t20171127_16268082.htm

导读:

1.前言

2.母亲救星生平

3.后记

1.前言

文明社会认为,对妇女的尊重和对儿童的爱护是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观之一。

纪念一个对人类杰出贡献的人有很多方式。如果这个人是母亲的救星,人类繁衍健康医学之父呢?如何纪念?

在今天的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有这样的一座雕像:

一个站立的男子身旁,环绕着一群天真可爱的孩子和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

这个雕像就是赛麦尔维斯医生。当然,这仅仅是其中一种方式。

一个国家如果把一个历史人物头像放在货币或纪念币上面,那么这个头像人物肯定是该国人民认可的做出巨大贡献领袖或在某一行业成绩斐然的和作出世界性的成绩的人物。这个国家以这种方式以纪念头像人物。

如英镑采用女王头像,人民币采用伟人头像,日本采用天皇,印度用甘地等等。

不管采用政治人物,还是采用科学界人士,基本都标榜着这个国家的珍视的基于价正义,善良,杰出价值观。这也是正常国家无可置疑的通识。

塞麦尔维斯,一个19世纪男性产科医生,医院医生洗手消毒挽救了成千上万产妇生命的医生就是应该享有这种荣耀的人。

处于欧洲中部人口不足万的小国匈牙利在年,发行面值为50福林和福林的银币与金币各两枚,以纪念塞麦尔维斯诞辰周年。

年,奥地利发行50欧元金币,以纪念塞麦尔维斯诞辰周年。

还不仅如此,这个男性产科医生还享有世界性声誉。美国第五大门户网站美国论坛腾讯领投估值30亿美金的类似于国内的天涯的Reddit论坛,曾经提问:默默无闻但对人类功不可没的人是谁?超过人认为是塞麦尔维斯IgnazSemmelweis。足见热度,至今公认不衰。

关于这位医生的传奇人生,令人唏嘘不已。特别他的悲惨命运,让人扼腕悲愤。

一位实事求是探索学术救死扶伤不顾个人荣辱推行洗手消毒和医生产房卫生的专家,最后遭受迫害被关进精神病院被毒打导致脓毒症感染器官衰竭而死。

2.母亲救星-生平

塞麦尔维斯IgnazSemmelweis。生于年,当时是奥地利帝国。帝国的名流们从上到下非常封闭,保守派害怕欧洲风起云涌的革命,更害怕科学进步或技术发现冲击自己的权威和地位。

即便医学已经走出中世纪放血疗法的愚昧,已经有了现代医学基础:解剖学。当时医学界还是局限于对自然科学认识,容忍不下任何否定和对权威的挑战。

不幸的是,塞麦尔维斯就是在这个时代,也就是个人悲剧最大的原因。在产科医学方面更是如此。

年,塞麦尔维斯出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的一个杂货商家庭。父亲希望他成为一名律师,光宗耀祖。要知道那个时候,律师是令人尊敬的,更能获得高收入和社会地位。但是,塞麦尔维斯受到了法国大革命带来的欧洲人对人体态度转变的影响,表现出对人体解剖和病理学的浓厚兴趣。也正是基于这个兴趣,造就了一个传奇:毅然违背父命,立志成为一个产科医生,也一举为开创了传染学学科研究奠定了基础。

他总是说着一口带有布达-士瓦本地方口音的德语,时刻提醒自己是维也纳人却出身匈牙利。塞麦尔维斯坚持自己的理想。转学到维也纳上医学院,毕业后,他为了争取一个住院医师的职位而奋斗了两年,最终在新成立的产科任职。他在闲暇时自愿到卡尔·冯·罗基坦斯基的病理科帮忙,为死于妇科疾病或手术的女性进行尸检。罗基坦斯基是与莫尔加尼、路易、菲尔绍并驾齐驱的一位医学先驱,他以解剖病理学为基础研究疾病,认识到疾病及其症状是以器官为基础的。奥地利和德意志民族成为世界医学的新领袖,他功不可没。塞麦尔维斯吸收了罗基坦斯基的分析和观察方法,养成了科学研究观察最基本素养,经过几年的努力和实践。他能够自己建立实验室,配备一些观察认知工具来探索疾病的奥秘和利用实验数据阐述自己的发现。正是这种科学严谨的精神,为后来而解开了产褥热之谜打下了坚实基础。并为人类最终认识到病菌的存在铺平了道路。

当塞麦尔医院,他应医院侧翼的维也纳分娩中心(WienerGeb?rhaus),这是一个可以接待单身女性的产科,通过专用的私密入口谨慎地收诊单身产妇。其入口“孕育之门”位于罗滕豪斯街,现在这条窄巷正对着奥地利国家银行。在19世纪,“孕育之门”是临产孕妇的秘密入口,她们有时候戴着“面具或面纱,不想让自己被认出来”。一旦收诊入院,这些产妇会被分到第一病区或者第二病区,第一病区由医生和医学院的学生负责帮助分娩,第二病区由助产士和助产学的学生为产妇接生。病区的分配取决于入院当天是星期几,周末收诊的产妇也归入第一病区。随着产科作为独立的专科站稳了脚跟,医院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维也纳未婚妈妈生产的部门,似乎是所有人的福音。

当时有人告诉塞麦尔维斯,进入孕育中心的产妇家属对第一产区非常恐怖,医院换到第二产区,并说第一产区有魔鬼存在,专门将产妇灵魂带走。其实,第一产区和第二产区仅有一堵墙隔离开。塞麦尔维斯听闻这些,陷入沉思,觉得事出有因。

而事实上,初来乍到的塞麦尔维斯很快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据统计,从年到年这6年间因为产褥热而失去生命的产妇,第一产房有人,第二产房有人,一共为人。与第二病区由助产士照料的产妇死亡率6-10%相比,第一病区的产妇死于产褥热的可能性要大得多,达到20-30%以上。经过仔细观察,发现产褥热会在产后数小时内突然发生,起初引起产道的红肿和疼痛,随后是严重而痛苦的皮肤炎症,最终出现全身感染和致命的败血症。患者临终前注定遭受百般折磨,直到死亡让她从高烧中解脱。

塞麦尔维斯开始研究为什么医生负责分娩会离奇地导致产妇死亡。作为一名年轻的实习医生,他负责维持第一病区产妇的健康。“除了睡觉之外,他的全部时间几乎都花在图书馆、尸检室和病床旁,以寻找答案。”通过查阅资料,他医院并非个例,过去几十年的文章中详细描述了产科医生帮助分娩所导致的不幸。-年,伦敦家庭分娩的死亡率是每0名产妇中出现10例死亡,医院(GeneralLying-InHospital),每0名产妇中有例死于产褥热,死亡率是家庭分娩的60倍。巴黎、德累斯顿、澳大利亚和美国也有类似的文章,表现出相同的趋势。

29岁的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对每一种变量因素都进行了认真的思考,包括助产士与医生所使用的不同技术、周围环境、产妇所在建筑物的条件、医学生对产妇的接触、用药方式以及产后护理方案。他甚至将医生的一些实践方法改为助产士的做法,包括改变通风条件,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对于孕妇来说,医生仍然比助产士更危险。塞麦尔维斯“好像一个抓着稻草的溺水者”,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和解决的办法。如果不是空气,不是床单,也不是分娩技术,那么还有什么因素能够解释这种可耻的差异?难道是运气?甚至想到星象之说......

医院肯定坚持医生没有问题,是磁场的问题,是产妇心态的问题。

这个医院做出言不由衷的努力:证明空气中“有害气体”,产妇恐惧心理,便秘等,与发病无关。改变分娩姿势,推迟哺乳期等,但是都不能控制发病。

一边塞麦尔维斯对产褥热导致的快速死亡几乎习以为常,一边对那些惨绝人寰死亡分离镜像心急如焚。

“与此同时,他每天医院(医院。——译者注)的太平间进行尸体解剖实践,这要感谢“友善的罗基坦斯基教授,与他的友谊让我引以为傲……”疾病、死亡、发烧和困惑几乎吞没了塞麦尔维斯,他受不了”。

于是他决定休息一下去威尼斯度假,希望可以放空大脑,说不定就能找到问题背后的线索,从而摆脱这种百思不得其解的折磨。

塞麦尔维斯回到维也纳时,一个噩耗等待着他——他的好朋友、罗基坦斯基的学生、法医病理学家雅各布·科勒什克(JakobKolletschka)去世了。几天前,科勒什克进行尸检时,手指被一个学生不小心用刀划伤。意外发生后,他马上就病倒了,最后死于大面积感染。他的同事们悲痛地对其尸体进行了解剖,结果发现整个腹腔和器官都充满了脓液,而且这种脓液的形态是他们十分熟悉的:基本和死于产后热妇女的恶露一模一样。

好朋友的悲惨离世使塞麦尔维斯悲痛万分,他一遍又一遍地读着尸检记录,终于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迎面向他袭来。

十年后,他写道:我完全崩溃了,总是伤心地想着这个病例,直到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个念头——我立刻明白了:产褥热,这种由生产引起的致命疾病,与导致科勒什克教授死亡的其实是同一种疾病,因为在解剖时它们在病理上呈现出相同的形态变化。因此,如果科勒什克教授的全身性败血症是由于伤口接触了尸体颗粒,那么导致产褥热的来源一定是同一个。现在,只需要确定腐烂的尸体微粒是从什么地方、以什么方式进入产妇分娩过程中的。事实上那些尸体微粒的传播源头,是医学生和主治医生的手。

在医生没有洗手的习惯也不戴橡胶手套或乳胶手套的时代里,塞麦尔维斯意识到,他每天早上例行的尸检工作会把“尸体颗粒”带给自己的产科病人。他总结道:“产褥热其实就是源于尸体的血液中毒。”当时的传统认识只需要略加改进,即可发现疾病并不是由空气中的气味引起的,散发恶臭的尸体颗粒才是致病因。阿塔纳修斯·基歇尔(AthanasiusKircher)在年已经猜测出存在“看不见的生物颗粒”,列文虎克在年也用简陋的显微镜观察到了“微动物”。现在,这些微观世界的生物成了塞麦尔维斯的敌人。

19世纪的西方人已经开始使用氯化物溶液来去除家庭和工作场所中腐烂物质的难闻气味;塞麦尔维斯推测,氯化物之所以有用,是因为它破坏了颗粒本身。科勒什克去世不到两个月,第一病区门口便出现了一盆含氯消毒剂的稀释液,要求所有医护人员都洗手。几个月内,产褥热死亡率骤降,最终与从未处理过尸体的助产士病区持平。塞麦尔维斯播下了革命的种子,仅在维也纳就会有成千上万名产妇可能得到拯救。

通过推理论证,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从偶然的发现中洞察了疾病背后的真相,这一巨大的研究成果本应该使他的名字家喻户晓,然而你或许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这是有原因的。年,许多欧洲国家在革命的浪潮中动荡不安,医生们无心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